服务热线 010-52903977
网站博三公 > 品牌活动 > 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论坛 > 博三公2006年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论坛

品牌活动

清华教授、社会学家孙立平在论坛上演讲(图)

发布时间:2006-08-21来源:亿万阳光体育


图为:清华大学教授、社会学家孙立平


  社会基础秩序的重建与青少年健康成长  孙立平  各位:  下午好!  非常感谢全国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推广活动组委会给我这次机会!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“社会基础秩序的重建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”。刚才听了几位报告人的演讲,我受到很大的启发,我在想,体质健康与心理健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?作为今后陆续成长起来的这几代人来说,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尤其应该受到重视,为什么?因为独特的背景:计划生育、独生子女、社会生活中的竞争非常激烈,而社会生活又存在相当程度的垄断。现在我们的青少年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,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,心理的健康有着很多问题,而心理的健康与身体健康是密切联系的。  我们都熟悉一个人物----林黛玉。我们所想起的林黛玉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?一个弱不禁风、多愁善感的人物,再形象点就是经常伤心落泪,经常以泪洗面。这样一个形象,一部分是她体质特征,一部分是她心理的特征,但是我们再问一个问题,体质与心理,哪个是因,哪个是果?这两个东西难道是分离的吗?可能不是,所以我想我们谈青少年体质健康时,也不能忽略他们的心理健康,因为这两个方面是密切相关的。  还有一个例子,就是刚结束的世界杯。这个世界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世界杯。中国足球踢的最臭,但在这次世界杯期间据说中国死得人最多,所以说它是我们最关心的一件事。大家在看到其他球队踢球气势那么好的时候,总是在想中国的足球为什么上不去?这期间有很多的文章就在探讨这个问题。我觉得讲的最深刻的,是网上一个很小的帖子。中国的足球为什么踢不好?作者讲了两点:他说足球能够踢好需要有两个因素,一个叫“自由的意志”,一个叫“舒展的灵魂”。球员本人要有“自由的意志,要有舒展的灵魂”,而我们恰恰缺少这种东西。我们在踢球时,踢的拘谨。如果输了还好办,如果接近赢就不知道怎么踢球了,“黑色三分钟”就是这么来的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人的体质潜能、心理状态、心理的健康程度是密切联系在一起。  我们经常在讲:中国经济发展现在处于一个新的阶段,这个阶段最重要特征就是创新。而创新需要很健康的心态,如果没有健康的心态去支撑,我们体力和智力的潜能都很难发挥。所以归结而言,青少年健康成长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:我们的社会能够提供什么样的环境,使我们的青少年从体质上、从心理上能够健康的成长。刚才陆院长讲青少年所面临着几项任务,我们社会学把这个完成这几项任务的过程叫做社会化,也就是说青少年的生长过程是一个社会化活动。什么是一个社会化活动?就是一个从生物的个体成为一个社会个体的成长过程。这个成长过程,直接取决于我们的社会环境,因为小孩虽然小,但是他是社会的参与者,至少旁观者,他在这个过程中能获得什么,他对这个社会能够形成一种什么印象,形成一种什么样的价值,直接取决于社会所表现的情形。  青少年可以形成一个什么样的观念,是和我们的社会状况有着直接的关系。前几天网上有一个帖子,让我看了很受震动。它介绍的是一个六龄童骂城管的事。有人在卖东西,旁边有两个小孩在玩,其中一个三岁孩子喊了一句“城管来了”,另一个六岁孩子就骂城管,骂了一句国骂。当城管来的时候,为什么这个孩子会形成这样的反应呢?肯定是在他在陪着父亲经商的过程中,对城管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印象。北京最近刚刚发生一件事情,一位城管被小孩用刀子刺死了,这个城管被追认为烈士,包括市委书记、副书记都参加了这个追悼会。这个事情让人看了沉甸甸,让人有一个说不出的感觉。一方面我们认为这个城管是恪于职守的城管,他所管理的只是说“证照有点不全,为了自己的生存做点买卖”的商贩。但最后却出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结局。在我们这个社会中,难道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面对这样的矛盾?回到今天所说的主题上,当经常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青少年,或者跟随他们被称为无照商贩的父母,一起去见到这种情景时,在这些青少年的内心当中能够留下什么东西呢?所以今天我想谈到的问题,可能是大家比较陌生的一个词--“社会的基础秩序”。我最连续了写几篇文章,包括“守卫社会生活的低线”,包括“制度是如何失败的”。当然,除了这些概念之处,还有“事情的可治理状态与不可治理状态”和“基础秩序”等等概念。我要说的是什么?我要说的是我们现在社会当中的软组织出了问题,那么这个问题叫它社会底线的失守,这与青少年健康成长问题的出现存在着一定的关系。  前一段网上流传一个帖子,流传的很广。叫“荒唐的十大禁令”。说的是不同的政府部门出台的一些禁令,比如说:“官员不能拿公款赌博”,比如说:“海关官员不能参与走私”,比如说“老师不能强奸学生”,归结到了十条,就是十大荒唐禁令。是这些规定荒唐吗?还是说这些政府禁止的行为本身荒唐啊,那么这种现象的背后是什么呢?就像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所说的,是我们社会生活的最基本底线,在不断地被逾越,不断地失守。什么叫底线?你作为绑匪,人家把赎金给你,你就不应该再撕票了,就应该把人质给人家还回去;你是医生,人家把红包塞给你了,你也收了,你就不应该把纱布给人家放在肚子里。有人说,你崔永元今天指责这个,明天指责那个,你自己做到了吗?崔永元说:“我就能做到。”如果我是绑匪,你把赎金给我,我就不撕票;如果我是医生,如果我收了红包,保证不把纱布留在肚子里。大家觉得听起来一定觉得很可笑,但这不是我们生活当中的一些现实吗?这种现实,他在威胁着什么?威胁着我们社会生活的基础,也是我们社会生活的秩序,甚至是我们的制度无法运行的很重要的原因。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,这就是我最近在探寻的问题:制度是如何失败的。我们现在正在处于一个转型期,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无论是旧制度,还是新制度,都处于没有办法运转的状态。然后我们去找原因,说我们这个制度可能本身有问题,比如说它有空子钻,它可能是不规范、不健全等等,但是有时问题在这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成功的、有效运行的制度,它本身可能是非常的简单,充满着漏洞,充满着不完善的地方,但是它需要社会当中基础的秩序,或者说是软组织来支撑。  例如,欧洲一个经营手机的公司,它为了获得话费收入,它说你只要在协议单子上签字做个承诺,在一段时间内可以免费使用这个手机。如果我们把这样的规定看成一个制度的话,简单不简单?简单!有控制没控制?有控制。人们有没有空子可以钻?可以说有大量的空子可以钻。这个办法实行之后,在当地非常顺利的运行。只是后来对中国人采取了一个另外的办法:说你领到手机,你必须得带一个证件,然后把你的证件号码录入计算机。为什么?为了防止重复领用。因为有一批中国留学生,签个字领一个,转身签个字又领一个,最多的领了二十多个,没办法控制,所以要求中国人出示证件。事后采访当地居民,这么简单的规定,它只要重复签个字就能领一个,这不怕人钻空子吗?当地居民说,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  大家看这个例子,这个很简单的制度能有效运转,基础在哪?在这个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的答案当中。因为在那样的社会当中,签字本身是承诺,人要有诚信。而且社会制度也有一个安排,如果你个人的诚信出了问题,你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这个在社会当中已经形成一个不言而喻的自然规律。这是什么?这就是制度的基础,所以这样一个简单的规则,简单的制度,能够有效的运行。能够有效的实施原因是什么?不在这制度本身,而在社会当中有这样的一套东西能够支撑这类简单的制度得以运行。  再看看我们这个社会,很多现象,处于不可治理状态,包括我们腐败,包括贫富差距,包括其他类似现象,是为什么?是在于我们这些基础秩序出现问题,这些软组织出了问题。我举一个例子,公款吃喝我们就解决不了,为了控制大吃大喝,要求一桌四菜一汤,于是有人就把所有的好东西放到汤里。一看这个制度不行,就总量控制,比如每次消费超过三百交消费税,那怎么办?可以吃一千五,开五张发票,看来总量控制也不行。今年还有一个深圳政协委员,提出控制官员体重的方式来控制公款吃喝问题,反正各种办法都解决不了。一个类似现象,美国国会议员,有人请他们吃饭,结果吃出麻烦了,吃出丑闻来了,于是美国国会议员通过口头决议,谁要吃请,但是必须在网上做个说明,为什么吃?谁请你去吃?在什么地方?花了多少钱?吃的什么东西?喝没喝酒?如果喝酒了,喝的什么酒?这些在网上做说明,然后才可以去吃。就是这么简单的口头决议,这个事情就大部分解决了,不能说100%解决,但是这个事情基本解决了。就这么一个简单办法,但是搬到我们这儿行吗?做个说明行吗?不行!为什么?会有人瞎编。  我们都知道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事。到最后,克林顿被追查得很紧,几乎要下台。被追查的是什么?与莱温斯基没有关系了,因为他们之间的事属于个人问题,克林顿的问题在于有没有说假话、做假证,这对于公众人物来说,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事情。公众人物之所以不敢轻易说假话、做假证,美国议员吃请问题解决制度能够有效运作,它的基础在于公众人物也好,甚至一般老百姓都不能说假话,因为说假话的代价是很大的。所以可以看出,我们现在很多问题在于社会基础问题。这些基本秩序包括道德秩序,包括我们刚才讲的最基本底线,包括个人信用管理,包括一些最基本的经济和其他社会的基础制度。我再举几个例子,有可能与今天的主题有些远,但是能说明基础秩序的其它一些问题,例如:去年矿难频繁发生,然后揭出了官煤勾结,到今年,说这个问题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治理,有多少人撤资,有多少人退了股。我说这些完全是靠不住的,为什么呢?因为官员入资,很多是干股,仅是年终分红的依据,这个事情非常隐秘,可以说这事已经做到了天不知地不知,只有你知我知的地步,这种干股如何撤资?如何撤股?这种事情有办法治理吗?没有办法。为什么这类事情总是发生呢?这就在于我们的基础秩序的治理。  所以今天,对于青少年健康促进工作而言,我们也面临着一个问题,就是今天的主题,我们要重建一个适合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基础秩序,这个基础秩序包括道德秩序、信用管理制度以及其他的基础制度。而这些基础制度是我们规范社会生活的基础。我们的改革已经进行20多年时间,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市场经济的基本框架。但是在这个框架下,这个市场经济是一个好的市场经济还是一个坏的市场经济?现在看来,还是一个好的市场经济,但如果不能通过基础重建,我们走向一个坏的市场经济,也是可能的。那么联系到今天的主题,我们能够建立什么样的市场经济,我们能够建立一个与这个市场经济相联系的社会?这是未来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环境,在这里,政府、企业和社会都肩负着重大的社会责任。我的报告完了,谢谢大家! 



二维码